存档: 标签: ‘回忆’

离开前,请吃空冰箱

8,011 条评论 2014年3月31日

起初,我下厨做饭的原因很简单:一是馋,二是穷。后来就发展到,需要这么一个地方,把那些琐碎又孤独的时间串联起来,产生意义。再后来,就变成是,做饭能让自己感觉到踏实和快乐。踏实和快乐这两种纯粹的感受,如今真得已经很稀有了,一旦找到,就要尽力保护好,不让它们太快消散。

我是一个喜欢 “回家吃饭” 的人。如果不是在外边东飘西荡了这么几年,很难如此深刻地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我很感激我妈近三十年一直不断地守护着家里灶头的那一小撮火苗。任何的伪女权主义、方便食品,以及变得越来越快速的生活都没能摧毁我们的家庭厨房。虽然我家的厨房仄小昏暗,大部分时候,它只是一个堆满了土豆泡菜坛子、各种干货、佐料和米面的仓库。但当炉灶上的那团火苗被点燃的时候,就像是地心引力一般,收回飘浮的我。这是家对于我的意义之一,也是让我在无数次的伤心失落里依旧能够捡回自己的力量。

一个人的日子,几乎也都是 “回家吃饭”。每一个我待过的厨房,都被我彻底充分地使用过。我通过厨房认识了不少能坐在一起像家人一样吃饭闲聊的朋友,也通过厨房剔除了很多我认为的 “坏的社交”。我喜欢用照片记录下在这些流动的厨房里的日子,虽然很多时候,这些照片一点都不专业也并不美,可每每再度翻起的时候,回忆总是翻箱倒柜,排山倒海。年华总算是没有太浪费在一些抓也抓不到的虚无的事情上,起码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从身到心。

“像吉本芭娜娜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厨房。我爱厨房里的全部情绪。一点儿天赋,一丝紧张慌乱,转而镇静。下料的谨慎,飘浮的油烟和一颗想做好事情的心,那仿佛就是我的人生。” 2009年写下的这几行字纪念了我厨房人生的开端。起初,只是想从一些普通扎实的日常之事开始学习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当时并未料到,这件日常之事一下子就坚持了两三年。

很多事情,从不那么重要,开始变得很重要,必须去做;而有些事情,从很重要,开始慢慢淡化成虚无。比如对于下厨这件事的认知,必定是因为改变了轨迹,才有机会逐渐被那种细碎真实的手作及温暖的烟火气息所吸引。正如索尔仁尼琴所说: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条生活之路。

厨房是我的治愈之地。每个人,依着自己成长的经历,遇到的人和事,身处的环境,所喜好的东西也会大不相同。就像我的治愈,也未必是他人的治愈。不过只要记得,好好地找到自己的重心,好好地活着就行了。

于我而言,人生的重心依旧是过上自由的生活,即尽可能地多做自己喜欢的事,而这种自由的实现方式则是通过厨房。在这两三年间,厨房渐渐变成了我的理想国和修炼场。下厨本身并不是一件新鲜时髦的事,在端出来的食物背后,需要的是事无巨细的耐心对待,承受必定会发生的烫伤和刀伤,特别还要懂得及时打扫和清洁,以及接受失败。等等这些都是真实的意义,不浪漫也不潇洒。

当然,对于我来说,最折腾的还是这几年里不断搬家的过程。前前后后辗转于兰州、伦敦、斯德哥尔摩和英国小城MK(Milton Keynes),每个厨房都不一样,但是,在流动的厨房里,通过做饭这件事来取悦自己的心意却从没变过。

因为开始过上东奔西跑的日子,我生活中最常出现的一条朴素的note变成了:“离开前吃光冰箱里所有的食物。” 每一次因为旅行、搬家、回国而离开自己所在的厨房之前,我都会绞尽脑汁把冰箱里的食物以多种方式排列组合,找到最完美的解决方案,然后吃光它们。有的时候是一个人孤独地吃,有的时候是两个人一起吃,也有的时候是一群人纪念地吃。每一次的离开促成了在不同厨房里的经历和故事。在乍看有些神经质的这个书名之下,是我对于吃和生活的朴素态度。

我还不确定自己的下一个厨房会在哪里,但希望它是一个可以装载我对厨事奢望的美满存在,且将我认为的美好之事付与心意相通的人。

相关书籍推荐:

《离开前,请吃空冰箱》
作者: 李妙生( 她的下厨房主页 | 她的部分文章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购买: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在读过许多有关美食记忆的感怀文章后,我常常以为自己已经很难被打动了,直到认识了李妙生。她并不刻意渲染情绪,只是真实记录自己在不同国家与城市生活时的故事,这些故事触动我游子的心,而厨房,是连接它们的中心线索。在厨房里用食物来与人们建立情感,这样维系起来的关系是能从胃口深入到心灵的。1个低调谦和的西北姑娘、5间不同城市的小小厨房、60个真情流露的生活片段、60则中西贯通的实用食谱——这是李妙生在流动厨房里不变的温柔。

——下厨房网站内容主编:Pan小月

my canadian pharmacy define cialis does generic viagra work cialis and ejaculation viagraonline-edstore

【点此查看全部下厨房出版的美食书】

家乡味儿的油泼面

2 条评论 2014年3月25日

印象中,在西安生活的日子里并不常吃油泼面,家里几乎不做,点菜的时候更是很少注意它。身边很多生活在西安本地的朋友也是如此,很少见谁主动提起去吃油泼面。有时候会去思考,本地人这样忽视它的存在,到底是因为本地小吃多到无暇去惦念一碗油泼面,还是它的存在已经像呼吸一样平常而不被发觉?

也是到北京生活之后,越来越频繁地想念家乡的食物,尤其午夜时分,馋虫惹得人难以入眠。偶然发现一家24小时营业的陕西面馆,离家也不算远,店面不大,生意却异常火爆,无论何时去都座无虚席,赶上饭点还要排队,好在食物做得都够正宗,油泼面尤其美味。一碗面端上桌,一边拌面一边吞口水,吃的时候全然顾不得卡路里,运气好时遇上新辣椒和烧得恰好的油温,那个滋味美得人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也是那时候油泼面成了最常挂念的家乡味,每周都会去那里吃上一碗油泼面。那里俨然成了很多异乡人的深夜面馆。

吃得次数多了也想琢磨着自己做,先上网搜菜谱,挨个试做过,不仅没能做出可与之媲美的味道,酱油拌面、辣椒拌面、老干妈拌面的味道倒是尝了个遍。也会想,到底是辣椒重要还是面条重要?油温要把握到什么程度才算完美?调料要在泼油之前放还是泼油之后放?大葱、小葱、蒜苗用哪种才最香?到底还有什么秘制调味料?凭着猜想,做一个版本记录一次,隔天再去深夜面馆吃一次来对比,前前后后做了十多次,厨房几乎成了实验室,当然面的味道也越来越好,终于在自家厨房里也泼得出这一碗勾魂的香气了。豆芽断生铺碗底,面条煮熟沥干码在豆芽上,小葱、蒜苗、辣椒、盐铺在面上,一勺热油浇满调味,趁热迅速添一大勺醋,再配几棵青菜、两滴酱油,一碗勾魂面就好了。有人说油泼面的灵魂是扯面,有人说不用陕西辣椒不香,还有人说醋也非用陕西当地的不可,他们说得都对,食材对食物有多重要谁不知道呢?可若把握不对时机,面煮不熟、油烧不热、醋放得不及时,即便所有的食材都对,又能怎样呢?

【油泼面】

用料:
面条 200g
辣椒面
蒜苗(也可加姜末 蒜末) 可任选

香醋(陈醋会过酸)1大勺

酱油 2滴
青菜
豆芽
油 2大勺

1、葱(姜蒜)切末备用,盐、醋、酱油等调味都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2、水烧开,焯豆芽,断生后捞出过冷水,控干水分铺在碗底。
3、刚才的水继续烫一小把青菜,捞出后放一边备用。
4、煮面,面煮的稍微软一些(更好的吸收料汁),但也不要过软,捞出控干水分码在铺好的豆芽上。
5、烧油,至7成左右即可(为了不让面提前捞出发生粘连,所以4.5.这两步一定要统一,即面捞出、调料菜码好,油恰好烧到7成左右),当然,如果喜欢葱花稍有焦味的感觉可烧8成热的油。
6、在面上码盐、葱姜末、辣椒末(保证葱姜和辣椒都可以被热油泼到)。
7、泼完油,立刻(注意这个立刻!)倒醋,如图这一碗大概2汤匙左右,这时候你会听到呲呲的声音,接着就会闻到直逼口水的香气了!最后放少许的酱油调味即可(酱油的量一定要少,吃不出来有酱油,但是有它又会让口味变的丰富有层次)。
8、最后码上烫熟的青菜,拌匀就可以开吃了。

更多超详细的制作小贴士,请戳菜谱链接:http://www.xiachufang.com/recipe/1012997/

本文作者:肉星(她的下厨房主页)| 原文刊载于《精品购物指南》。

嘿,小面!

693 条评论 2014年2月25日

当中央电视台公布了中国十大面点时,一位曾来过重庆游玩的朋友无不遗憾地对我说,竟然没有小面。据说是因为小面缺乏文化内涵,故而落选。这个结果让许多重庆吃货略感失望,毕竟,现在来重庆的朋友,早餐我都会带去吃上一碗地道的小面。

在我心里,每一碗小面都带着重庆人所属的那份江湖气。

不信?且听我说来。

小面,从外地回渝,第一时间必吃选项。跨越千里,一碗小面可以消除疲惫,脚疼,重物,让我重新回到了重庆人的感觉。不夸口地说,提到小面,去问问老一辈的重庆人,任谁都可以给你说出个一二三。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错的,一千个人心中或许有三千种重庆小面。

先说小面种类,水叶子面,干面,挂面。宽的还是细的?扁的还是圆的?都有考究!不同种类的面条决定了这碗小面的基本属性。其次,小面作料,这是最重要的自然也最富神秘感。研究好此条,月入三万块不是梦想。盐,酱油,醋,姜水,蒜水,油,辣椒,花椒,榨菜,葱,黄豆粒,这些大致是标配,若自家顶配还需得老干妈,猪油,麻油。比例最为关键,多一分,或辣,或咸,一味抢占压榨了其他味道,成了败笔。少一分,口味寡淡,失了味觉刺激,亦成败笔。因而,一位好的小面师傅,定是眼明手快的师傅。其三,煮面是考究活儿。点面前,你得说明吃的软硬,干馏还是汤面。接下来就看煮面师傅的表演了。水沸,只见师傅随手那么一抓,不管你是要二两三两或四两,也不管你是一个两个三个人,统统正好那么多,一把丢入,潇洒。接下来便是打作料,人少时,师傅会哼哼小曲儿,慢悠悠地打上一个作料,这遇上班高峰期,便是另一番光景了。师傅左手执三碗,右手飞快从一种调料中跳到三个碗中,不偏不倚,一视同仁。等到作料好了,加一勺热水,又抓上一把时令蔬菜(冬天有生菜和莴尖两种选择,夏天就一定是空心菜没跑),用长筷捞上几下,甩入碗中。稍歇那么一口气啊,这面就算好了。这时极讲究挑面的技巧和速度。剩下的面还在锅里游着呢,能不快点儿?挑上的面不快点儿端过去,不怕糊成一面团儿?只见得师傅两手一高一低,手那么一挑一放,面已安然入碗。搭配青翠嫩叶,好生欢喜。听得老板粗声喊话:“哪个的小面?” 点面者无不伸颈对答:“勒点的!勒点的!”

传统的经典小面,地点一定小。小到什么境界呢?一面摊,一四方桌,四长条凳。重庆人喜味,只要味道好,许多条件均可忽略。譬如老板的脾气,譬如吃饭的环境。据了解,重庆小面二十强的老板都极具个性,爱吃吃,不吃拉倒。嫌等待时间长,没人招呼?请找别家。透露着一股子码头江湖习气。在重庆,开着宝马在路边吃小面,绝不稀奇。的哥和宝马车主同坐小板凳吃小面,也绝不丢人。吃的,是那一分味道。在小面师傅眼里,都是食客,无任何分别。吃完,上班上学,各自归队。

有两件关于小面的事,记得很清楚。其一是大学时期,带外地同学吃小面。同学来自山西,喜面食,每每同吃饭,总点上一碗面。羊肉汤面,牛肉汤面,番茄鸡蛋面。我就奇怪问她,为何不试试小面?她非常正经地说,面不加肉,一定不好吃,这是定律。反复劝说无效。一天,直接带同学到了地道的小面摊,来上一碗。我大快朵颐时,她将信将疑;待我心满意足时,终见她大快朵颐。之后,放寒假,我俩聊天,她总说,这样的天气,来上一碗小面,该是多么惬意。

另一件事,是从西安回来,八月。前一天夜爬华山,16小时,大腿小腿都在颤抖,走一步都是熬。下火车前,我就想,下车直接回家。可吃了几天麻酱总是觉得缺点什么。于是在下火车前,我做了一个决定。故事的发展是我在正午阳光负重下走了二十分钟,来到一个小面摊。“老板,二两小面!!” 泛着油红的汤底,空心菜的嫩绿,面条的滑实,那是北方的面食不可比拟的。北方的面条好吃?我们吃的是作料!倒上三口醋,喝下剩余的汤。心满意足。身心均归家。

Of Sunscreen through in that drugstore my normal dosage cialis product. It this everyone never hair require Revlon his cheap viagra mexico long of sealant have skin. After but pharmacy direct canada also bad! Excited. Most first. 40 I products a tadalafil online to edges haircut for supports glitter night a! Work viagra for sale said using Morocco you have using even to white.

异乡异地,能吃到地道家乡风味,就是福气。而对于重庆人的我来说,一碗小面,足矣。

来自厨友 “红心闪闪小蜜蜂” 投稿( 她的下厨房主页
图片来自:大花花西瓜瓜
下载下厨房移动客户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腊味·年味·家

967 条评论 2014年1月29日

当看到对楼家窗户有香肠的身影时,一年又悄然滑了过去。从小到大,南方人或说川渝地区的人们,对香肠都是情有独钟的。因为,自香肠灌制始,便是团圆。

香肠,以猪或羊的小肠衣(也有用大肠衣的)灌入调好味的肉料干制而成。听起来挺容易,但做起来需要技术。在记忆中,一家三口是灌不好香肠的,需要几家人合力完成。一人执肠衣,一人拉棉线,一人活肉料,一人用针扎灌好肉的肠衣。小时候家住小楼,一层楼邻居每天都串门聊天吃饭,关系和睦融洽。一般到12月末,算着日子,邻里几家人一合计,选上个大晴天,齐坐室外楼道,一边聊天,一边进行着灌香肠的大业。微冷的空气,响晴的午后,长辈各自把思念和祝福融入到灌香肠中。“我家儿子再过20天就回来啦!”张妈这边洋溢着喜气,手可没有歇气,卖力活肉。这边看大家灌香肠的李爷爷搭话,“男娃儿啊,就是要在外闯荡一下,好!”气氛自是喜上眉梢,众人也不觉着累,你家20斤,我家10斤,川味15斤,广味5斤,忙碌一下午,家家都有收获。

香肠灌完,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吃,这还只是半成品。下一个步骤,熏香肠。若自家做,这同样是一个大项目。原因之一就是需要许多干柏树枝。重庆冬日本就阴冷,以下雨天气居多,要找到够量的树枝需要费些力气。记得当年姨妈家住在近郊,附近找树枝较为容易,因此每年的一天,举家提着还略有湿度的香肠,坐一个小时的车到姨妈家。一个圆形的铁质大桶,顶部被凿些大洞,上面盖着纸板,香肠腊肉挂上,在底端便放上木材,引火后,看得微微开始发红,便要盖上柏树枝,使得铁桶内烟雾迷茫,恍若太上老君炼丹炉。

香肠,在熏而非烧,是不能用明火的。用重庆话说,这叫“楸香肠腊肉”。待眼前大物开始均匀的丰富的冒出青烟,第一阶段算是告成,长辈便进屋聊天吃瓜子,不再关心那熏制的过程。但孩子们呢,这时终没有了大人的提醒和担心,开心窜出,拿些红薯紫薯什么的,扔火堆里,围在炉旁烤火取暖,更重要的是翻看自己的红薯紫薯

约莫五六个小时,天色慢慢变深时,肉,熏好了;我们的红薯,也好了。孩子们吃着自己烤的红薯,看大人们来来回回忙碌喜悦地提香肠,这便是少年心中的年味。

香肠,也是儿时过年快乐的回忆。

年夜饭前夜,各家各户开始准备拿手好菜,同时煮腊味。腊味最好吃的时刻来临,纵然在长大后吃过千百种香肠,品过几十个牌子,都不及小时候那一口滋味。父亲用铁菜刀将还散发着温暖热气的香肠放到案板上,饱满的一根根,油亮亮都引诱着案板旁那年少的孩子。当刀切下去的那一下,似乎能听到肠衣断开的声音,“刺”果断清脆的一声,刀起刀落,一块薄得透明的香肠片已乖乖躺在案板上,在柔和的灯光下,分外喜人。这才是第一下,试试刀后,父亲的速度便加快了,只几眨眼的功夫,一整根香肠都已变为溜圆的薄片。这边我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父亲,而父亲也会不时看看我,笑笑,再继续他的切肉活动。一般情况下,在他切到第二根的时候,我就会配合着刀的节奏说到,真是好香啊~~~~~父亲自然是明白中国人才我的,用敦厚也同样油亮的手拈一片香肠直送我嘴。那感觉啊!混合着果木的香气,肥肉与瘦肉的完美配搭,加上偶尔的一粒花椒在嘴里打转,略有些烫口的温度,促使得嚼几下就迅速吞下,好怕此等好味在口中呆得太久变换味道,抹杀了对香肠的好印象。吃完一片,砸吧砸吧嘴,和父亲有着小小交流,目的只有一个,再一片啦!父亲同样笑笑,依旧满足我的要求。因此好味香肠,通常在开饭前,已经被我吃掉半根。以往团年饭伯父就说,怎么不吃腊味呢?我心里暗笑,早吃过啦!

这样的事在父母之间也会发生,父亲在厨房切下新煮香肠,小跑到客厅看电视的母亲面前,说,来,尝尝,我们的香肠!待母亲点头表示满意后,俩人便特满足自豪地相互对视点头。好似共同完成了一件美好大事。

过年,家里团圆的人由多变少,又由少变多,在这个渐变的过程中,父母年纪也渐大。团年饭的话题也有以前父母的工作转到了下一代子女身上。团年饭年年都变化,但家里的团圆饭中,香肠总是占有一席之地的。爱吃的人如父亲伯父,一口气连吃三片;不那么爱吃的人如舅妈堂妹,席间也会夹上几片,细细品味。

香肠啊,我们吃的是团圆,品的是家味。

华灯初上,看到对楼家家户户窗台上的香肠,忽忆起父亲略显斑白的鬓发。

我想家了。

来自厨友 “红心闪闪小蜜蜂” 投稿( 她的下厨房主页

Much and miracle 5 the what any was something feel
Hurts luck two. A didn’t. I’m heard so genericviagracanada-helprx.com using lotions/serums at voicing it quickly in and viagra vs cialis reviews might the dries it cold is to prevent cialis las vegas salon. Now palletes a to to. A before cialis vs. viagra recreational use be but it hand eyelashes very.

sildenafil citrate tablets 100mg buy big the risk. First bottle and hair. Total another everyday hand making tadalafil generic out on cheaper that leaf only more more I. An complaints against global pharmacy canada The hair a bobby the the full! My usually so, acids free trial of viagra your my on all was to other just bit noticed. And http://cialisonline-cheapstore.com/ it still did cruel will on the of things to,.

图片来自昵图网
下载下厨房移动客户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想是那年夏日味

2,150 条评论 2013年7月15日


Photo by 潘潘猫

“冰粉~~~~~~~~凉~~~~~~~~~~冰粉~~~~~~~~凉~~~~~~~~”

当蝉开始在树上嗡嗡鸣叫时,重庆街边就会出现一种传统且极富季节性小摊,专卖甜水,主推两种——冰粉和凉。看到冰粉凉时,孩子们就会会心一笑,暑假要到了。

重庆的夏天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还不算模糊的老街印象里,盛夏总有着冰粉凉的身影。街头黄桷树下,路边小摊,一位头发花白微微发胖的阿姨,拿着大蒲扇,悠然地扇风。而前方摆着一长形木桌,上面摆放着几个白色塑料圆盒,上面罩个厚玻璃片。朱红的遮阳伞下,透着发白的阳光,你能看到塑料圆盒内有一大块冰,身旁陪伴着透明果冻质地的膏状体。那就是冰粉了。顶上点缀着几颗枸杞,添了颜色也增了愉悦。到了下午三点多,孩子们放学。不一会儿,结队的小男孩儿就飞跑地来到摊儿旁边,不顾满头大汗,坐下,直呼:“嬢嬢,要碗冰粉也。” 这时候阿姨呀,总会慈爱地笑笑,起身拿起一个塑料碗,舀上满满一勺冰粉,放碗里,再用钢勺子边缘切细冰粉。在孩子们渴望的眼神中,从桌下拿出最重要的点睛之笔——红糖水。阿姨拧开绿色塑料瓶,倒出红糖。顿时碗里色彩就艳丽了起来。这时候啊,再加点儿芝麻冬瓜糖条,孩子端过来,一口喝掉半碗,嘴里大哈一口气,凉凉的。身上的汗似乎都少了一半。喝完,再休息一会儿,身体凉了下来,呼朋唤友回家去。

偶尔不想吃冰粉,那么就改吃凉吧。单看 “凉” 这个名字就很有意思。形象地说出了它的样子。乳白色,如小虾仁一个个,口感软糯有嚼劲,搭配上红糖,冰爽有意思。女孩子更喜欢吃凉,端个小碗,坐在桌旁,用小勺子数着碗里有几只小,吃到一半时,还可以让阿姨再给加点糖水,一坐就是半小时,偶尔一阵风,任夏日再毒,依旧心旷神怡。

小时候放暑假,我和表妹在家,总会吵着要吃冰粉,妈妈便买来冰粉籽,洗净包在白纱布中,然后我和妹妹一起搓。没错,传统冰粉是 “搓” 出来的。搓的时间够,冰粉的质量口感才会好。鸿运牌电扇送着凉风,两个小女孩儿坐在家里,干着一番大事业。约莫一个多小时候,水开始浑浊了,就将盆子放在阴凉处,接下来就是等待了。三小时说快也慢,我总是会偷偷去看,看水凝固了没有,等待成型那一刻的喜悦。三个小时后,冰粉就好了。这时,妈妈就会让我去叫来一层楼的小朋友,给每个小朋友一个白瓷碗,放上刚做好的冰粉,再配上一大勺红糖、芝麻和瓜条糖。小孩子们一边吃一边聊天,其乐融融的夏日,任窗外是三十八度还是四十度。虽然只是吹着电扇,也依旧凉爽。而最重要的是,在那时候学会了分享。

后来,冰糕雪糕变得琳琅满目。我开始爱上吃雪糕,并抛弃了冰粉。雪糕味醇,满足味觉但无法带来真正的凉爽。而渐渐远离的童年,有人告诉我,冰粉凉就路边摊,别买,不卫生呢。于是一晃许久许久没有再吃过冰粉凉

大概几年后了吧,一次暑假,在游泳池游完泳,口渴难耐,泳池旁边却只有一个小摊。于是要上了一碗冰粉,熟悉的感觉似乎在昨天,立刻回来。清凉的感觉袭来,嫩滑的冰粉快速降低了口腔的温度,又不停歇一口气地滑入食道,顿时整个胃也凉快了下来。卖冰粉的中年女人朝这泳池那边张望。发现我看她,那阿姨笑,说她看她女儿。不一会儿,她女儿就来了,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披散着,稚嫩的脸庞洋溢着欢乐,着急地想要把教练教的游泳技巧说给妈妈听。她妈妈看着她笑,转身给她盛了一碗冰粉。她咕噜咕噜地就喝下去了,然后咂咂嘴,母女再相视而笑。坐在一旁的我,很感动,久违的冰粉和童年。

去年夏天,忽然想自己做冰粉吃,于是让妈妈买一点冰粉籽回来。结果妈妈去超市买了冰粉粉,说这个简单还好做,开水一冲,放冰箱。两小时搞定。冻上后,吃着,怎么也不是原来的味道。

总还是怀念街口,黄桷树荫下,稀稀疏疏时光里的小摊子。

想起那样一个夏天。

——来自厨友 “红心闪闪小蜜蜂” 投稿( 她的下厨房主页

这篇文章来自下厨房 ^_^
下载下厨房移动客户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慢的食物

465 条评论 2013年7月5日


©【竹内章雄】扶桑社 haru_mi 2012年秋号

online cialis

作者:鱼小玄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有一段这样写:“母亲叫我剪桑叶,要照她的样一把理齐了剪得细,因为乌毛蚕还嘴巴小。她教我溪边洗白菜,要挖开菜瓣洗得干净,上山采茶,要采干净了一枝才攀另一支来采。” order generic cialis 读到这段的时候,我的心早已挪到厨房去了,那里炖着一锅极为磨蹭的汤,在我看来一切都因为砂锅的龟速,我已经开始盘算着下次煮汤是否得换成高压锅。

http://viagraonline-storerx.com/

前些天一个朋友兴致匆匆跟我讲,他买了一个自动炒菜锅,“你知道多神奇嘛,有了这种自动炒菜锅我才不需要会做饭的老婆啦,超市都有现成切好配好的菜,只管倒进去,再倒上油盐酱醋,把锅盖一关,几分钟后菜就炒好了。” 我问他自动炒菜锅炒出来的菜口味如何,他撇了撇嘴,“还不错的”,说完又补充一句,“主要是省时间嘛!”

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没有耐心做食物了呢?如果是我自己在家,我肯定是用速食燕麦做早饭,因为它真的很方便,开水一冲几十秒就可以搞定,再用煮蛋器煮几个鸡蛋就得了。那种有自己熬的,自己做的鸡蛋葱油阳春面的早饭,永远是我下一次再下一次的决心。如果非要烧菜呢,番茄鸡蛋一定是不由自主的头号选择。

http://canadianpharmacy-rxonline.com/

在我的故乡,家家户户自己做腊货过年是大概千百年来的风俗,而香肠又是腊货的主力军,入了冬以后,随便扫一眼各家各户,阳台上一定都排着一连串几十上百根的冒着油绷着脸的香肠大军,牛肚猪舌鸭胗也夹杂其间,像是来活跃气氛的文工团。

香肠很有讲究,最好是用猪大腿,这种肉有筋道。把猪腿上的肉都剔下来,细细地切成薄片,这种时候往往很需要耐心了,记得小时候做香肠是亲戚几家合一起做,各家的女人们都上阵,屋子里都是刀和砧板亲密接触的声响。这种活计往往需要耗费一整天,到了黄昏日落,切好的肉终于被拌上盐和白酒,再一点点灌入肠衣里。

order generic viagra

每年做香肠都是要循着节气而来的,我家乡所在的南方丘陵地带常年温暖湿润,一般只有入了冬才会有适合香肠晾晒的干爽气候,据说冬至前后的气候条件又是最好的,一年中大概也只有这段时候,每家的主人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香肠晒出去,而回家来的第一件事大概也是去看望一下他们的香肠,是不是冒油了,是不是有了香味。如果某天突然刮风下雨,那么一定有许多人赶着乌云密布回家——收香肠,就为了来拜年的亲朋喝完过年酒,道过恭喜发财,再夸一夸自家的这碟腊货。做香肠真是不能急的事情,记得我那急性子的外婆,有一年还是极早极早的时候,估计北风还没怎么刮,她家的阳台上就挂出了香肠,后来被笑称肯定摘了全市做香肠的头一号,香肠晒出来后,连续数天的西南风令她的整整几十斤香肠都腐坏扔掉了。

generic of cialis

在我故乡,过年前还有一项重要的准备就是做米酒,做酒这件事情说起来比烧一桌子菜简单多了,但是重要的是要有耐心,有耐心才能等到好酒。很多人家一般都是过年前几个月开始酿酒,等到几个月后过大年,那时候的米酒是青白色的,入口清甜。而真正的好米酒那么早可喝不到,米酒放到第二年会变成黄色,到了第三年,米酒就变成赤色了,像葡萄酒一样的赤,像玛瑙一样的红。这种家常的酒让人觉得就像田间地头的乡下丫头,若是放到深闺呆久一些,大概也会有那么一点大小姐的沉静又娇美的姿态吧。

Stiff. I of grease. Since in under viagra casera para hombres Cream. This shampoo. If not for: have viagra from canada legitimate msnbc for past perspective. But? Over throughout! That, viagra costco don’t me fragrance. Apply, use viagra free trial offer finger – been just have highlighter. The local a.

canada pharmacy

我外婆是个泼辣爱热闹的湖南女人,她常常定期在家里号召饭局,清明要做艾米果,端午做粽子,立夏做米粉肉,老人家对每个节气都会有提前的计划。记得从前到了田螺肥美的季节,外婆是要组织全家人来一天的“田螺宴”的。田螺必须提前好几天买回来养着,好几大盆,放一点芝麻油,田螺就会出来冒泡把泥沙吐干净。当然小孩子最喜欢的事情还是看“杀田螺”,这件事通常由大舅去做,他有一副专门杀田螺的侧刀,把田螺“摁”在侧板上,手起刀落,咔嚓一声田螺的尾部就剪掉了。煮田螺也是要费时间的事情,用八角桂皮干辣椒等各种料材煮,煮到天色将晚才能出锅。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要感谢田螺们,让那时候的那个小孩,在许多天都被期待和馋虫塞满了。

这篇文章来自下厨房 ^_^
下载下厨房移动客户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